首页>爱心资讯>党的十八大以来扶贫开发工作成就启示

党的十八大以来扶贫开发工作成就启示

发表时间  2016-06-02    浏览次数  4049

“在扶贫的路上,不能落下一个贫困家庭,丢下一个贫困群众。”猴年春节前夕,习近平总书记来到革命老区井冈山考察扶贫开发情况。这也是总书记连续四年在岁末年初来到贫困地区访贫问苦,体察民情。

拳拳深情,殷殷期盼。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高瞻远瞩、深谋远虑,以高度的政治感、使命感和责任感,把扶贫开发工作提升至治国理政新高度,广泛凝聚社会各界力量,推进实施精准扶贫方略,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奠定坚实基础。

一个时代目标已经确立--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

一份历史答卷正在书写--消除贫困、改善民生、逐步实现共同富裕。

高瞻远瞩,吹响脱贫攻坚“冲锋号”

2015年岁末,《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正式发布。这份长达万余言的重要文件,对未来五年脱贫攻坚工作作出全面部署,并要求各级党委政府层层签订脱贫攻坚责任书,立下“军令状”。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关键看贫困老乡能不能脱贫。打赢脱贫攻坚战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目标。”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优势和制度优势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根本保障,《决定》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吹响了脱贫攻坚“冲锋号”。

明确的奋斗目标,来自清醒的形势判断。

尽管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均GDP进入中等偏高收入国家行列,但由于发展不平衡,全国贫困人口规模仍然很大,贫困问题仍然十分突出。

--贫困区域密集。目前,全国有14个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592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12.8万个贫困村。

--贫困人口众多。截至2014年底,全国还有1948.5万个贫困户、7017万贫困人口。贵州、云南、河南、广西、湖南、四川6个省区贫困人口均超过500万。

--脱贫时间紧迫。在五六年时间内减贫7000多万,意味着每年要减贫1170万,平均每月减贫100万,时间非常紧迫、任务十分艰巨。

“脱贫攻坚已经到了啃硬骨头、攻坚拔寨的冲刺阶段,必须以更大的决心、更明确的思路、更精准的举措、超常规的力度,众志成城实现脱贫攻坚目标,决不能落下一个贫困地区、一个贫困群众。”2015年底召开的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对扶贫开发工作提出明确要求。

面对脱贫攻坚的艰巨任务,党中央深刻洞悉扶贫开发面临的新形势新问题,明确提出脱贫攻坚新战略新思想,咬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目标”不放松,进一步开创扶贫开发事业新局面。

脚踏实地,连续制定千万减贫计划--

翻开党的十八大以来的政府工作报告,“今年再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000万人以上”“难度再大,今年也要再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000万人以上”等年度目标清晰可见。预计2016年,我国将第三次制定年度千万减贫计划。

严格的目标管理机制,使压力层层传导,任务级级分解,扶贫开发工作向着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目标不断迈进。

砥砺奋进,过去的三年已脱贫5000余万--

“感谢国家易地扶贫搬迁补偿好政策,让我从海拔1700多米的大山上搬下来了。”湖北省郧西县坎子山村村民杨彩华说,如今,他住上“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洋楼,过上了“想都没想过的生活”。

得益于党和政府各项扶贫举措,我国扶贫开发事业取得长足进展。从2012年到2014年,全国农村贫困人口减少5221万人,年均减少1740万人,贫困地区农民收入增幅连续三年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乘势而上,绘就“十三五”脱贫新蓝图--

面对最后五年的冲刺时刻,党中央提出:到2020年确保我国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

“如果我们能从中国的努力中汲取经验,在全球创造另一个中国奇迹,那么甚至可以说,我们将永远带领人类走出贫困。”美国《赫芬顿邮报》如此评论。

众人拾柴,汇聚扶贫开发“巨能量”

“以前我家住的是吊脚楼,人睡上面,牛睡下面,臭烘烘的。这几年靠着土地租金、养殖场工资、奶奶的养老金,家里的生活越过越好。”广西大新县价屯村村民蒙美都说。

蒙美都生活的变化,得益于当地引入民营企业“造血式扶贫”。村民以土地出租、入股等形式和民营企业共建村企,既有土地租金收入,又有务工收入,生活稳步跨上新台阶。

从政府“单打独斗”到全社会“握拳出击”,我国充分发挥行业优势和社会力量,广泛凝聚各界合力,奏响扶贫开发最强音。

2015年10月末,国务院调整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成员。细心的人们不难发现,此次调整新增了9个成员单位,包括中组部、国新办、统战部、中央直属机关工委、中央国家机关工委、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中国铁路总公司等。

“扶贫成员单位增加中组部,意味着强化扶贫干部考核;增加统战部,鼓励民主党派、党外人士等社会各界力量参与扶贫;金融系统在‘一行’之外增加‘三会’成员,表明未来金融扶贫的分量越来越重。”中国人民大学反贫困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汪三贵分析。

吸纳各界力量,着眼全面脱贫,扶贫开发早已不是扶贫工作系统的“内部事务”,而是各地方、各部门共同推进的大战略。

发挥优势,行业扶贫呈现新面貌--

2015年夏天,我国海拔2000米以上高原地区最长高速公路隧道--六盘山隧道正式贯通。以往车辆经过六盘山需要一个多小时,隧道贯通后,用时仅不到10分钟。

要想富,先修路。然而,贫困地区多为山大沟深之地,兴建道路成本高、难度大。面对这一难题,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表示,“十三五”期间,我国将进一步加大车购税对贫困地区公路建设的投资支持力度,并通过“贫困深度系数”,对越贫困的地区叠加越优惠的政策。

各部门也纷纷发挥各自优势,助力脱贫攻坚事业不断走向深入。中央组织部牵头制定省级党委政府扶贫开发成效考核办法;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印发《“十三五”时期易地扶贫搬迁工作方案》;财政部积极增加中央财政扶贫投入;国土资源部专项安排贫困县和老区县用地计划指标;水利部着力解决贫困人口饮水安全问题……

激活春水,金融扶贫撬动新活力--

在广西田东县六鲁村,村民谢艳保一家6口原先靠着种植甘蔗和玉米维持生计,生活十分困难。2014年,六鲁村被评为信用村,他家以“信用”获得8万元贷款,凭借这笔启动资金养起肉鸡,没两年时间,就从村里的贫困户变成有名的致富能手。

缺资金、贷款难,一直是阻碍贫困户脱贫致富的“拦路虎”。为此,各地结合实际,不断探索有效的金融扶贫创新手段:青海实施利用扶贫风险资金撬动10倍银行贷款,助力农牧区发展特色产业;吉林省保险业扩大农业贷款抵质押担保物范围,缓解农民“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西藏创新金融服务方式,在偏远地区设立“马背银行”“摩托车银行”“汽车银行”……

各大金融机构也纷纷加大对贫困地区的支持力度。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专门成立扶贫开发事业部;中国农业银行对贫困县单独安排信贷计划;国家开发银行与地方政府合作开展扶贫攻坚项目试点……

济困扶危,社会扶贫汇聚新力量--

2015年初,贵州省政府与万达集团签署协议,万达集团承诺在5年内至少投入10亿元,帮助丹寨县人均收入翻番、实现整体脱贫,开创了民营企业“包县脱贫”新模式。

“致富思源,富而思进。现在,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主动承担起社会责任,踊跃参与到帮扶行动中。”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说。

在全国工商联组织下,“万企帮万村”行动已经拉开大幕。全国1万家以上民营企业将对口帮扶1万个以上贫困村,为中华民族扶贫济困的优良传统写下生动注脚。

精准施策,翻开扶贫开发新篇章

“对我们来说,光给钱不一定管用,关键还得有条致富的路子。”贵州开阳县南江村贫困农民聂中华深有感触地说。

聂中华一家是典型的“因病致贫”。为给父亲治病,他不仅花光了家中积蓄,还欠下20万元外债。为了摆脱困境,当地精准施策,由蔬菜种植合作社为他提供技术指导,还协调银行贷款建成温室大棚。去年,光是种莲花白的收入就有10多万元。

扶持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精准、脱贫成效精准--党的十八大以来,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成为新时期扶贫开发的战略指导思想,一项项有针对性的举措瞄准贫困“病根”,实施“靶向治疗”,实现从“大水漫灌”到“精准滴灌”的巨大飞跃。

立足优势,拓展增收新空间--

正值春节时分,新疆喀什地区乌帕尔乡的不少年轻人却在收拾行囊,准备出远门到内地沿海省市打工。每月三四千元的收入,使劳务输出成为当地见效最快、收效最好的致富手段。

“贫困人口不是负担而是人力资源,我国最后的人口红利就在贫困地区。”经营着一所职业技术学校的甘肃省天水市劳务协会会长张维林说,当地不少贫困群众在学校接受技能培训后直接上岗,“世界工厂”的用工需求与群众的脱贫需求找到最佳契合点。

搬出“穷窝”,开辟发展新战场--

“以前住的地方,一年到头种点洋芋都烂在窖里了,孩子上学也不方便,哪还有什么收入?”宁夏固原40岁的村民郭梅花说,在老家西吉县兴隆镇洞洞村,出村的唯一一条路被大沟断开,车出不来进不去,只能靠步行。搬迁到40公里外的移民新村,出行、打工方便,加上政策扶持,全家生活大为改观。

未来5年,我国实施易地扶贫搬迁的人口或达1000万人,约占现有贫困人口总数的七分之一。千万人民将搬出“穷窝”,在新家园里创造美好新生活。

发展教育,蕴育脱贫新希望--

在河北省阜平县职教中心梦翔汽车培训基地,近9成学生来自贫困家庭。“从我们这里毕业的学生,每个月至少能挣2500元,一年就是3万元,可以保证一个四五口之家稳定脱贫。”校长李丙亮不无自豪地说。

扶贫先扶智,治贫先治愚,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途径。近年来,我国先后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中等职业教育学生免学费补助生活费、高校贫困地区定向招生计划等政策,为贫困地区孩子的未来发展编织起飞翔的翅膀。

低保兜底,书写保障新篇章--

五十多岁的儿子下肢残疾,儿媳和孙子都是轻度智障,七十多岁的老奶奶是全家唯一一位健康人--在甘肃环县甜水堡镇鲁掌村,这样一户特困人家被纳入农村一类低保,政府为全家每月发放最低生活保障金。

在我国7000多万贫困人口中,完全或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有2000多万人。中央已经决定,这部分人群全部纳入农村低保制度覆盖范围,实行社保政策兜底脱贫,为他们的生活带去希望和光明。

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

回顾过去,扶贫开发的“中国经验”享誉全球。展望未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中国正向贫困“堡垒”发起最后“冲锋”,向着所有群众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的伟大目标奋勇前进!


上一篇:韩智永谈“善”:一个民办美术学校的责任和梦想 下一篇:王树峰:全面、系统、规范地关爱保护留守儿童

3条评论

版权所有:深圳市一九爱心网络服务发展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85489号-2 经营许可证:粤B2-20160273 粤网文[2016]0639-038号     分享按钮

 

分享按钮